©PotatoChips | Powered by LOFTER

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

       拿完毕业证那个下午小老王说,我带你去我小区看猫,有一只小猫特别小,就这么大。她双手比划着,大概有她借给我那本《洛丽塔》那么长。小老王是我的同学,大家叫她老王,可是我习惯管我妈叫老王,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叫她小老王,或者老王(小)。后者看起来像某种游戏里的道具名称。

       于是我跟着她走了。我们走到路口,走进了一家快客。店里没其他人,她和我趴在收银台前面抬头看货架上的烟。便利店里的烟都是正规渠道进来的,有的外烟烟盒上写着中文的“劝阻青少年吸烟blablabla”。她问我:“我们算青少年吗?”我说:“28岁以下都算青年。”收银员笑了。
       小老王说:“泰山19。”
       我说:“泰山19是什么?”
       她愣了一下,然后收银员解释说:“就是19块钱的泰山。”
       我说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你就买?她理直气壮地告诉我是她在机场烟店打工顺便走私免税烟的同学告诉她的,她没有必要知道。

       我们拿着泰山19和“K-E-N-T”(收银员说叫箭牌)走到了她家小区门口的小卖部,我从冰柜里提出来一瓶水淋淋的三得利无糖乌龙茶,她极度兴奋地跑过来把手泡在那缸冰水里,我想把她的头摁进去。
       结账的时候她突然问:“有万宝路爆珠吗?”店主就给她拿万宝路爆珠。
       他弯腰去拿烟的时候她说:“我小时候经常在这里买冰激凌。”
       然后我才意识到她是让我一起付钱。我很生气,因为我的银行卡余额只剩五块钱了,这代表我需要退出微信支付的界面再从书包里掏出钱包里崭新的唯一的一百块。我接过烟和零钱,想把她的头摁进没有水的那个冰柜。

       她绕进一条绿化带边上的小路,路边是长得很随便的集装箱活动房,有民工从里面钻出来扔吃剩的盒饭,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们。她把我带到一片小树林前面停下,然后伸手跟我要打火机和我装在书包里带出来的爱喜。
       我:???
       她:不然在大路上抽很危险啊,这是我家小区啊
       我:?????
       她:干嘛,买了总是要抽的
       小树林的地上非常脏,有落叶和随便乱扔的各种编织袋,编织袋的褶皱处还积着前两天的雨水。小老王一直走进树林里面,我穿着五分短裤一边走一边疯狂拍打小腿上的蚊子。她一边嘲笑我为什么要穿短裤一边暴力地把烟盒外面的塑料纸扒得精光。我们用了大概二十分钟尝试了这四种烟,其中有十五分钟用于一边看着我手机上的网页“怎样学习吐烟圈”一边喷出不成形的烟雾。

       她给我点了万宝路爆珠,问感觉怎么样?我吸了一口说,薄荷味好重。她又怂恿我快点把那颗珠子捏爆,我照做。
       “感觉怎么样?”
       “薄荷味更重了。”
       “……你这算什么回答。”
       她很生气,自己也点了一根。
       “……薄荷味真的好重。”

       那只小猫不在窝里。

       我走到大路上数了数,我腿上被叮了11个蚊子块。

       我现在想把她的头塞进绿化带边上栏杆的间隙里。为了向她证明我完全可以这样做,我在她蹲在草丛边上喵喵喵喵叫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她的头大小看上去完全可以和那个空隙完美契合。


       我回家之后回答了老王(大),也就是我妈,关于我前女友高考考得怎么样以及我们什么时候分的手分手之后怎么绝的交有没有互相删除微信拉黑电话号码etc.的问题。老老王(我外婆)不在,老王说,我们出去喝酒吧,就小区后门那新开的酒吧。
       我说好啊。
       老王说那你不许哭。

       然后老王喝了三口原浆黄啤开始眼泪汪汪地哭诉她叕被分手了,她只想谈恋爱不想思考现实和未来怎么每次遇到的人都是非要考虑以后在一起甚至还有想离了婚再和她结婚的,结果所有她喜欢的人都觉得她太不负责任然后要跟她分手。我看着600ml容量的啤酒杯十分担忧。

       上次我遇到这种状况的时候是和另一个姓王的同学,她胃不好而且是用白酒杯喝啤酒的那种一杯倒。所以我被迫喝掉了自己那听和她剩下的大半听朝日生啤,还得架着她逼她喝牛奶。
       回家之后还发现她在路上耍酒疯的时候我们被一个只认识我的同学看到了。
       我怎么认识这么多姓王的。

       老王:哎,你成年了吗就喝酒?
       我:……我都成年三个星期了
       老王:哦。咦你不是明年成年吗?
       我:妈,我高考考完两周了。

       老王(大)一边大讲自己的恋爱史一边抽烟,一晚上七支。她的爱喜是绿色薄荷味的,让我这个买了蓝色的有点眼馋。我给老王(小)发微信,她只关心老王(大)的前任是男是女。
       我:人为什么要喝酒啊
       老王翻了个白眼:因为无聊
       我:……那为什么抽烟
       老王又翻了个白眼:因为无聊。然后抽出来一根烟给我:试试?
       薄荷味比万宝路爆珠淡多了。


       我:你的…交往过的人都是男的吗?
       老王看了我一眼:是啊
       我:……有没有女的和你表白?
       老王又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我:……
       我:多吗
       老王:多
       我:……认真的还是开玩笑随便说说的
       老王:都有,还有好多那种说“你要是个男的多好”的
       老王:也怪,我和那些年轻小伙子出去碰到的女的都只粘我,小伙子又不是不帅,他们都委屈死了说姐啊我以后不要和你出来吃饭了,小姑娘都光喜欢你

       …………………………
       家门不幸啊。


       老王只有和我一起出去喝酒然后喝到刚刚开始醉一点的时候才这么温和派。
       老王(小)听说之后在思考应该怎样让她只醉一点。
       我觉得重点是怎样让她只和我一起出去喝酒。

       以及我回家才发现她拆的烟盒其实根本都还没把衬纸撕下来。
       老王(小):如果和别人一起这样我肯定觉得是自己带坏他们了
       老王(小):可是跟你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难道是因为我比她看上去熟练多了吗。

热度: 3
评论
热度(3)

精神病的自我修养/找到有彩蛋/生活所迫的段子手,并非我本意/脑洞都在子博/子博是啥你自己找啊hhh